媽媽發怒了 

第1集
半同居狀態的宗元和英秀被一陣電話聲吵醒,宗元的前妻打來電話突然要把女兒送過來,英秀連衣服都沒有穿好,急忙跑了出去。韓子最近爲不爭氣的兒子英一和要和無能的男人結婚的英美感到心情鬱悶。
二石常常被女兒恩實突然冒出來的話變成現實一事感到吃驚,今天恩實又突然說英一有女朋友,果然不出所料,挺著大肚子的女人自稱是英一是孩子的爸爸闖進韓子的家中。

第2集
英一爲在外面藏了女人的事情被家中的大人狠狠訓斥,但見家裏人無奈地接受了美妍後,內心深處感激美妍替優柔寡斷的自己解決了一個困難。
還沒有心理準備迎接兒媳婦的韓子面對突然遭遇,慌忙爲美妍準備今後生活的房間和用品。心情鬱悶的韓子對英秀髮火,說都怪她不嫁人才導致家裏發生了這些事情。想著不久還要伺候分娩的兒媳婦,韓子更加歎息起自己的命。恩雅不知道正賢已和英美交往的事情,要給他介紹家境好的女朋友。
 

第3集
見韓子對兒子英一失望不已,忠福邊喝酒邊安慰她,平時因耍酒瘋常被家人說一頓的二石看到後,趕緊湊過來一起喝酒。正賢告訴媽媽自己已有結婚物件,恩美聽到對方的家庭條件後,堅決反對交往。
原本就對未婚先育的兒媳婦不滿的韓子還要負責爲美妍收拾房間和購買嬰兒用品,心情糟透的她聽到英美說決定和無能的正賢結婚的話後,生氣地把抹布扔了過去。

第4集
恩雅對優柔寡斷的振奎偷偷行使眼色,振奎無奈地去說服正賢,但正賢態度堅定地表示要與英美結婚。美妍帶著剛生下的孩子來到了婆家,正式向全家人行禮。美妍打算休完産假後繼續工作,英一也站在美妍一邊,理所應當地認爲韓子會幫他們看孩子。正當韓子爲此鬱悶的時候,有人要給老大榮秀介紹離婚男人,令韓子更加歎起自己的人生。正當英秀和宗元在一起的時候,韓子突然來到英秀的公寓,宗元慌忙躲了起來,韓子問英秀爲什麽茶几上有兩個咖啡杯。

 

第5集
宗元正爲英秀準備晚餐的時候,前妻突然來訪,宗元雖然感到不快,但爲了女兒素拉壓住了怒氣,一同出去吃晚餐。正賢跑到英美的家,表示要拜訪她的父母,令英美不知所措。韓子望著未來女婿,心裏感覺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麽差,內心的怒氣稍微平息下來。英秀從朋友那裏聽到宗元與前妻共進晚餐的樣子並不像離婚夫婦的話,心裏有種異樣的感覺。

第6集
韓子全家人爲了適應新進門的兒媳婦美妍,都在偷偷地看她的眼色,韓子對美妍說了句忠告的話,英一站在美妍的一邊對家人發起火來,令全家人愣住。恩雅熬不過正賢的倔勁,決定見一見英美,英美精心打扮後去正賢的家。
正賢在回家的車上對英美坦白了自己富裕的家庭背景,令英美眼前一陣眩暈,更另她吃驚的是正賢的父親是自己公司的社長,她一怒之下用手提包砸向正賢。
 

第7集
面對突然對自己的前妻好奇的英秀,宗元告訴她不要指望自己會結婚,英秀也回應說自己也沒有考慮過再婚。韓子家要添孫子的消息被二石傳遍整個市場,感到丟臉的韓子對一石嘮叨,這時有人跑過來說爺爺和別人打架,全家人半信半疑地跑了出去。恩雅對普通家庭背景的英美感到不滿,而韓子一家人也聽到正賢是有錢人家的兒子的事情,衆人各執不同的意見。

第8集
過了一天後,忠福感到渾身疼痛,全家人的精力全部放在忠福的康復上。二石把以前忠福送給自己的熊膽拿過來,忠福告訴她其實那不是熊膽,堅持不吃,二石硬把熊膽放進忠福的嘴裏。英秀和宗元穿著運動服一起吃早餐,素拉的媽媽突然出現,告訴宗元要複婚。知道社長是正賢的父親後,英美的心情煩躁,被叫到社長辦公室的英美小心翼翼地問自己是不是被辭退。
 

第9集
宗元對英秀說兩個人結婚的話會怎麽樣,英秀吃驚地看著他,宗元笑著說也不是真的要結婚的意思,沒有必要反應這麽強烈。因結婚問題心情鬱悶的英美找恩實訴苦,正賢也求恩雅同意自己和恩美的結婚,並向父親求助。英秀接到裝有宗元和素拉媽媽的結婚照和全家照的包裹,正當她詫異時素拉媽媽打來電話,要見英秀。英美在公司突然被恩雅叫了過去。

第10集
韓子好意地把美妍送給自己的錢還了回去,英一誤以爲韓子嫌給的錢少,於是拿著裝了更多錢的信封來找韓子,忍無可忍的韓子終於發怒。京花把英秀叫出來,說英秀是自己和宗元複婚的最大障礙,讓英秀離開宗元,心情混亂的英秀沒有回公寓,徑自回到家。一夜沒有合眼的英美上班後給社長提交辭職信,表示自己決定一起放棄正賢和公司,之後通知正賢分手。
 

第11集
聽到英美的決定後,韓子想著沒有讓英美投胎到有錢人家而感到自責,聽著英美的哭聲,韓子爲自己無法幫女兒難過不已。正賢瘋狂地跑來找英美,但英美拒絕見他,正當正賢轉身離去時遇到恩實,從她那裏知道了媽媽和英美見面的事情。正賢埋怨恩雅傷害英美,恩雅無法理解地看著護著英美的兒子。美妍過來安慰英美,自己反而哭了起來,反過來英美安慰起美妍。

第12集
英一決定兩周後舉行婚禮,他對失戀中的英美感到歉意,正賢宣佈絕食,直到恩雅同意自己和英美,振奎偷偷給正賢送水。英秀爲了安慰宗元來到他的公寓,出來的時候遇到了素拉和素拉母。艱難地與英美相見的正賢求她再給自己一點時間,但英美表示和正賢已經結束。恩雅仍冷冷地注視著正賢。

 

第13集
振奎心疼地看著四天沒有進食的正賢,於是大膽地去說服恩雅,終於獲得恩雅同意的正賢去找英美。英美被用絕食來贏得同意的正賢感動,決定和正賢結婚,兩個人向拜見英美的父母,但想著英美今後的婆家生活,一石堅決反對結婚。韓子雖然也擔心英美和婆婆的關係,但信任正賢對英美的愛的韓子最終同意下來。英美接到恩雅的電話,與正賢一起來到振奎的家……英秀爲宗元的前妻京花的事情和宗元吵了起來,這時京花拿著湯來到宗元的公寓,與英秀相遇。

第14集
京花告訴英秀自己愛著宗元,希望她能幫助自己和宗元複婚,但英秀表示自己不會管這些,說完從宗元的公寓走了出來。宗元進屋後,京花表示自己對過去的事情感到後悔,希望能和他重新開始,但宗元告訴她自己愛的人是英秀。
因京花的話感到心煩意亂的英秀決定不放棄宗元,於是對韓子有意識地透露了宗元的存在。很久沒有熱鬧的家裏因即將舉行英美的婚禮和美妍、英一的婚禮而熱鬧起來,但韓子和一石卻爲英美的嫁妝費用發愁。
 

第15集
美妍和英一的婚禮結束後,韓子和一石整理客人的賀禮金目錄,發現未來親家振奎送了500百萬作爲賀禮, 兩個人不禁大吃一驚。韓子和一石商量後決定把這500萬用在英美的婚禮費用上,當他們把這一想法告訴英一後,英一卻堅決表示不能給,令韓子和一石感到難過。但英一聽到美妍的勸告後,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於是把錢還給了韓子。
英秀參加完婚禮後去找宗元,宗元告訴她正和素拉、京花在一起,英秀忍不住感到不快,英秀深夜找到宗元的公寓,看到京花和宗元爲素拉的事情正在談話,於是英秀跑了出來,心裏感到歉意地宗元把要留下來睡覺的京花和素拉趕回去,之後去找英秀。

第16集
雙方父母見面的前一天,韓子和一石的心情既沈重又擔憂。在一家高級酒店裏,面對著恩雅和振奎,緊張的一石不小心把酒杯打碎。而韓子在打扮得像貴婦一樣的恩雅面前小心翼翼地提起嫁妝問題,在一旁看到這一切的英美的心情不禁難過。宗元決定整理京花和素拉的關係, 他希望英秀和素拉能自然地親近起來,但素拉始終排斥著英秀。英美和正賢來地下咖啡廳找英秀,在那裏他們知道了英秀、宗元以及京花之間的關係。
 

第17集
看著吃驚的英美和正賢,英秀告訴兩個人自己絕不是喜歡有婦之夫。宗元母站在京花一邊催促宗元,無奈之下宗元把京花說謊的事情告訴了媽媽。韓子接到三石的電話,知道了智那(三石的夫人)回到國內的事情,她對智娜沒有回來看望他們的一事感到失落,而二石比韓子更加氣憤。英秀向宗元提議在自己家一起住,韓子來英秀家打掃衛生,偶然發現了一隻男襪……

第18集
韓子告訴英秀既然是能脫襪子的關係,還不如結婚住在一起,感到難堪的英秀做作沒有聽懂。英一告訴韓子美妍想繼續出去工作,拜託韓子幫忙帶孩子,感到委屈的韓子對一石和公公發火。英一也對韓子的態度感到失落。
韓子大聲地質問英秀不想結婚的話爲什麽要同居,英秀越來越感到了壓力。忙於結婚準備的英美努力去討好挑剔的恩雅,恩雅對英美說沒有一樣拿手的特長,英美聽後感到內心感到自卑。
 

第19集
韓子知道了英秀有交往的男友的事情後,把英秀叫回來催促結婚。心情複雜的英秀回到公寓,不料與京花相遇,聽到京花要搬到英秀的小區,英秀忍不住給宗元打了電話。英美說起正賢家的客人最少有600人,見韓子吃驚得無法說出話來,英美內心感到難過。 因宗元出去陪素拉,英秀獨自在家,宗元回來後英秀問他如果結婚他會不會同意。

第20集
京花和素拉住進英秀的樓裏,預感到自己今後不順坦的過程,英秀的頭腦複雜起來。英秀對一直理解自己的一石說出事情,請求他的幫助。一石和英秀商討作戰計劃,韓子看到拿著英秀給的手機回家的一石,內心起了疑心。並且看著每次緊張地接手機的一石,越來越感到不安。韓子爲了把嫁妝錢轉交給恩雅,在一家高級的韓餐店與恩雅見面,吃完飯後韓子要結帳……
 

第21集
韓子因結帳事件內心感到不快,全家人都小心地看著韓子的臉色行事,韓子卻陷入了自責。宗元母與英秀見面,英秀告訴她需要好好帶大素拉的人,宗元母聽後感到左右爲難。恩雅帶著英美來到美容室, 說英美的髮型太土,讓她把頭髮剪短,令英美感到不知所措。宗元告訴京花自己帶孩子,京花聽後不知如何回答。
韓子夫婦被邀請到恩雅的家,但內心卻無比沈重。

第22集
一石和英秀通電話的時候,只要見到韓子就渾身緊張。韓子和一石拿著洋酒和海鮮來到親家家,雖然事先有了心理準備,但一進到恩雅的房子裏,兩個人仍感到渾身緊張。京花把宗元叫過來要收拾房子,英秀想著今後要不停地被干涉的生活,表示要去找京花談判。韓子和一石在尷尬的氣氛下吃完飯,恩雅在送他們到大門口的不小心摔倒。
 

第23集
英秀和一石商量怎麽說服韓子,但兩個人都沒想出什麽好對策。韓子從恩實那裏聽到英秀要結婚的話後,爲之前對英秀髮火的事情道歉。英秀望著韓子感到傷心,無法再隱瞞下去的英秀終於說出了實情。家裏卷起一場風暴,美妍準備去廚房準備晚餐,不料看到韓子正在廚房做晚餐。宗元母與京花見面,讓她把素拉留下來之後搬出去。

第24集
一直以英秀爲傲的韓子此次對英秀大感失望,家人們醒來後發現韓子不見,正當四處尋找時,韓子來到英秀和宗元的公寓。韓子告訴宗元英秀不是可以照顧別人家的孩子的料,勸他和英秀分手。英美以把嫁妝的一半費用還給父母的理由,從振奎和恩雅那裏各自拿到錢,令振奎和恩雅哭笑不得。當天晚上英秀突然帶著宗元回到家,另家人感到措手不及。
 

第25集
韓子對事先沒有通知家人就帶著宗元回來的英秀感到不滿,生氣地表示不見宗元,結果被家人硬拉出來接受宗元的行禮。二石對長得高大帥氣的宗元感到滿意。有預見能力的恩實讓家人不要鎖上大門,果然三石突然從國外回到了家。英美終於舉行了婚禮,美妍要帶仁成參加婚禮,不料被告知孩子不能出入結婚禮堂,另她感到哭笑不得。

第26集
在露出不滿的恩雅和紅著眼眶的一石的表情對照中,婚禮繼續進行著,突然英美捂著肚子蹲下來。英美和正賢在韓子家過新婚之夜,以此代替他們的新婚旅行, 恩雅見結婚儀式不順坦,自尊心受到傷害。韓子仍陷入對英秀的失望之中,宗元表示既然兩個人都是再婚,結婚儀式就簡單操辦,英秀聽後不禁惱火,這時宗元說父親來看英秀,英秀慌忙從床上爬了起來。
 

第27集
家人們心情複雜地送英美去婆家,英美同樣地心情複雜。英秀聽到宗元母想見韓子的話,先把這個事情告訴了父親,但父親表示暫時不要見面。恩雅從交響樂開始教育英美。雖然英秀事先告訴了韓子,但韓子接到宗元母電話後,對她親切的聲音所吸引,於是去見宗元母。聽到宗元母流露真情的言語,韓子若有感觸地流下眼淚。

第28集
從小最疼愛三石的二石仍然像小時候一樣關心著他。英秀趁宗元去買飲料,與素拉有了短暫見面的時間。 在少了二石的酒桌上,全家人對三石的酒量大吃一驚。韓子好不容易同意英秀的婚姻,見英秀仍不向自己道歉,韓子忍不住再次發火。京花給英秀打電話表示想見她,讓英秀來宗元的家。
 

第29集
京花讓英秀替自己照看幾天素拉,英秀無奈地拿著素拉的日程表.素拉不高興地看著來接自己的英秀,堅持嚷著不去學院要回家。運動回來的恩雅埋怨正賢和英美一天沒有給自己打電話,讓自己在別人面前擡不起頭來。恩實剛說完爸爸會給二石打電話,就接到了丈夫的電話.英秀告訴宗元自己難以忍受素拉變化無常的性格,宗元聽後表情僵硬起來. 。

第30集
美妍與超市里的同事聚會,英一給美顔打電話,見超市的千課長接電話,忍不住冒起火來。不知情的美妍回到家與往常一樣對待英一,令他有苦說不出。英美努力地去迎合恩雅,但被恩雅時不時吐出來的話受到傷害。英秀病倒,擔心她的宗元母叫來了韓子。第一次看到素拉的韓子見素拉對英秀的態度,內心對女兒的處境感到難過。

 

第31集
從聚會回來的恩雅開始對奶奶這個詞敏感起來,還對英美說剛結婚就懷孕。正和宗元聊天的素拉突然說等自己成為中學生的時候決定和父母離婚的孩子們一起生活,讓宗元給她買房子,令宗元哭笑不得。英秀對宗元說如果兩個人之間有孩子的話,孩子的撫養權歸自己,宗元開玩笑地同意下來,英秀隨即告訴宗元自己懷孕的事情。韓子突然對二石說一石曾經在外風流的事情,二石聽後大吃一驚。

第32集
恩雅全家人參加小規模的音樂會,第一次參加音樂會的英美由於緊張的緣故,突然開始肚子疼了起來,於是演奏中間起身離開,正賢也跟隨英美離開,令恩雅大感不滿。帶著自己精心包好的紫菜卷飯來到英美家的韓子發現英美是為了素拉才讓自己過來的事情後,內心感到失落,加上看著英秀在宗元母面前假裝自己特意為素拉準備的樣子,韓子更加惱怒。 傷心的韓子責駡英秀,這時英秀告訴韓子自己懷孕的事情。
 

第33集
英秀和宗元制定了婚前合約書,簽署紳士協定。因英美的結婚,韓子生平第一次拿到了屬於自己的存摺,她感到拿到了拖欠了一輩子的工資。美妍從韓子那裏第一次拿到零用錢,感動得流眼淚。
金記者帶著一問題女人來到恩實面前,恩實告訴那個女人自己會算卦,並揭露那個女人前一夜的行蹤,女人生氣地出去,金記者慌忙跟出去。
京花對理直氣壯的英秀感到氣憤,於是來找英秀。氣在頭上的京花要把水果盤扔向英秀,英秀告訴她自己懷孕的事情。

第34集
英一在美妍的手機裏發現了千課長的電話號碼,感到氣憤的英一對著美妍嚷了起來,美妍既感到冤枉也對英一偷看自己的電話趕到不快。恩雅家突然響起警報器,全家被驚動,而英美不知緣由地愣著。第二天,振奎在公司裏告訴英美恩雅曾經也錯按過很多次,英美聽著忍不住笑了起來。
和英一冷戰中的美妍來銀行取錢,發現存摺裏多了很多錢,忍不住吃驚,但隨即感到發了大財的美妍高興地回家。
恩雅把正賢對自己的不滿一五一十地撒在英美的身上。
 

第35集
韓子全家人與宗秀的家人在融洽的氛圍中舉行了見面禮,回來的路上一石的老爺車出故障,英秀要把車換掉,但一石說扔掉從爺爺時代就有的車就等於是拋棄了爺爺。素拉得知自己即將有弟弟後,對京花說離婚的責任在於她。

第36集
二石看著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丈夫,冷言冷語地對待他。正當全家人對二石的做法感到不滿時,韓子卻認為這不是二石的真心。英秀和宗秀想方設法讓素拉理解即將有弟弟的事情,但素拉始終無法敞開心扉。正賢喝醉後倒在院子裏,急忙跑出去的英美被警報聲驚住。
 

第37集
知道英秀懷孕的事情的素拉試圖更加遠離英秀。忠福通過介紹認識了安女士,雖然內心喜歡安女士,但又擔心家人能否接受自己的黃昏戀。
發誓再也不見恩實父的二石內心仍然掛念著他,於是又重新見恩實父,不料聽到恩實父提出賣出曾經以兩個人的名義買下的土地,二石對自己暫時對他有過的戀憫感到後悔。
二石斷然告訴恩實父以後不要再來找自己,但是恩實父表示要找二石解除誤會,不料聽到恩實說出自己的目的後,慌忙轉身回去。
恩雅原定的計畫被取消,她給英美打電話說一起吃晚飯後去做美容,但英美說要去參加駕駛培訓班,恩雅見英雅拒絕婆婆的請求,內心忍不住感到失落。

第38集
英秀和宗元婚後來韓子家拜訪長輩,全家人忙碌著迎接新人。忠福不顧英秀和宗元的拜訪,要開著英秀給一石買的車去兜風,全家人紛紛表示太危險,但都無法阻止忠福,忠福終於和安女士一起去開車兜風。
英美和正賢要去參加英秀婚後的家庭聚會,恩雅對他們沒有事先對自己說而感到氣憤,家裏的氣氛再次緊張起來。正賢對恩雅解釋情況,但仍無法消除恩雅的不快。

第39集
正賢埋怨振奎說為什麼沒有把英美要回娘家的事情告訴恩雅。英一目睹忠福和安女士約會的情景,他把這個事情告訴了一石。一石和忠福一起喝酒,忠福承認了事實,一石內心擔憂被別人知道。英一答應不告訴任何人,卻把忠福地事情告訴了美妍,美妍聽後大吃一驚。
宗元母知道了英秀在素拉生日那天經歷的事情,跑來安慰英秀,英秀反過來安慰她,正當送宗元母回去的時候,看到宗元、京花、素拉三個人笑著走出電梯。

第40集
京花欲向宗元解釋為什麼深夜放下素拉消失的原因,但宗元告訴她不希望鬧到法庭上去,讓她把素拉交給自己。從英一那裏聽到爺爺談戀愛事情的美妍忍不住告訴了韓子,這件事情變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
二石聽後開始抱怨忠福,導致每次二石一開口,都讓家人變得心驚膽戰。恩雅開始了更年期不眠症症狀,全家人進入緊急狀態。從安女士那裏學會發手機短信的忠福無法抑制心跳聲。
 

第41集
宗元母試圖說服京花,但是京花表現出自己沒有做錯的態度,表示讓素拉自己做出選擇。京花讓素拉叫外賣吃,素拉生氣地說自己在媽媽這邊也是個累贅,之後大哭起來。為了穩定恩雅的更年期症狀,恩雅和振奎去旅行,英美讓正賢留下來看家,之後回到了娘家。韓子埋怨英美不給家裏打電話,英美想起自己在婆家的艱難忍不住流下眼淚。忠福吃完冷面後鬧肚子,想著無法遵守與安女士清晨散步的約定,忠福內心感到失落,一石在一旁看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第42集
忠福固執地要出去兜風,一石告訴他這個樣子像具順老人,忠福聽後才打消出去的念頭。韓子給英秀打電話,英秀抱怨她吵醒了自己,又對韓子嘮叨起來,韓子聽後內心受傷。素拉告訴宗元要移民,宗元聽後慌張地來找京花,但京花不理他。英秀告訴京花自己會好好帶大素拉,但遭到京花的冷嘲熱諷。英美和正賢一起去看電影,意外看到恩實和金記者在一起。
 

第43集
一石的好朋友的店鋪關閉後斷了聯繫,一石的心情沉重起來。英秀生氣地對宗元說在素拉的問題上他從不為自己敞開心扉,一氣之下把宗元趕出房間。恩實告訴金記者他像自己的小弟弟,而且精神年齡的差距太小,金記者生氣地告訴恩實不要瞧不起人,之後逕自走掉。韓子越來越討厭期盼子女們的電話的自己,心情變得空虛沉重。

第44集
韓子無奈要去看著素拉,二石在一旁埋怨韓子既然要去還說那麼多,為此韓子和二石爭吵起來。韓子的哥哥打電話問韓子生日吃沒吃海帶湯,這時韓子才發現是自己的生日。京花離開後素拉變得更加憂鬱,韓子開始帶素拉。到了晚上仍然沒人記起韓子的生日,英秀回到家後就像對待保姆一樣把錢遞給韓子,令韓子自尊心受傷。

第45集
二石喝酒後要把韓子叫出來,見一石跑過來,她對哥哥發起牢騷,這時韓子走了進來。患不眠症的恩雅握著電話聊著社交界裏發生的緋聞,振奎在一旁看到後說恩雅沒有教養,讓她趕快掛斷電話。韓子告訴一石自己想過屬於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誰的兒媳婦,誰的妻子的身份。英一聽到媽媽要離婚的話後忍不住捧腹大笑。恩雅收到保險郵寄物品後大吃一驚。

第46集
恩雅確信振奎外面有女人,開始想入非非。韓子問英秀自己去讀大學怎麼樣,英秀說韓子看一會兒書就會犯困,怎麼能去讀書,韓子聽後內心感到失落。忠福和朋友們受邀請來到安女士的家,看著屋裏的環境,忠福對自己無法為她做任何事感到難過。恩雅怒視著回到家的振奎,生氣地打他的耳光。
 

第47集
恩雅看著保險合約書,想著自己一直被振奎蒙在鼓裏,忍不住感到憤怒。素拉問英秀奶奶的生日是什麼時候,這時她才想起韓子的生日已過,英秀感到愧疚。正在背乘法的美妍也突然想起韓子的生日,吃驚得不知所措。感到愧疚的家人聚在一起討論怎樣安慰韓子。振奎向恩雅解釋事情的緣由,但恩雅不相信,堅持要三個人當面對質。

第48集
全家人為韓子補辦生日聚會,在和睦的氛圍中韓子突然提出要離開家,讓全家人感到吃驚。韓子告訴家人自己嫁過來的40年之中一天都沒有好好休息,希望家人給自己放放假,說完韓子的眼眶濕潤起來。恩雅見振奎一直不接電話,又開始變得敏感起來,忍無可忍的振奎終於爆發。
 

第49集
韓子得到公公的同意,和一石一起去找房子,無法理解媽媽離家做法的子女們紛紛勸起韓子,但韓子對孩子們只把自己當成是媽媽,而不是以韓子來理解而感到失望。恩雅認為振奎的離家出走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於是不在乎地來到振奎住下的酒店的餐廳,讓振奎下來一起吃飯,但振奎一把掛斷電話。韓子在家人的送行下離開了家。

第50集

看著韓子離家出走,二石感到被好朋友背叛的感覺。不顧家人的反對離開家的韓子來到只屬於自己的空間裏,她露出了微笑。恩雅對振奎冷靜地掛斷自己的的電話而感到憤怒,加上正賢催促她向父親道歉,於是氣衝衝地來到公司。安女士告訴忠福自己要去日本,看著傷心失落的忠福,安女士心情沉重。
 

第51集
恩雅來到振奎住下的酒店,看著振奎頑强的態度,恩雅似乎明白狀况很難收拾。離開家的韓子因忠福的事故被叫回家,二石趁機對韓子嘮叨從小到大的事情。原本想度過安靜生活的韓子不停接到家人打來的電話。英美把振奎給的離婚申請書給恩雅,恩雅見狀對英美髮起火。

第52集
英淑離開後,忠福因過度傷感身體狀况越來越不好,家人們都在擔心忠福,加上韓子不在家,一石突然感到無助。
恩雅對振奎道歉,但聽到振奎說離婚和道歉是兩碼事後,生氣地撕掉了離婚申請書。素拉見媽媽不來電話,對英秀髮火,英秀見宗元護著素拉,忍不住和宗元吵起來。恩雅爲了讓振奎回家,催促英美安排與親家母一起吃晚餐。一石見韓子不接電話,于是來到韓子在外租下的房子,不料發現韓子沒在屋裏。
 

第53集
在英美的懇求下振奎回到家,但面對仍然高傲的恩雅,振奎要求她跪在自己面前,恩雅聽後差點暈過去。忠福的身體越來越差,全家人擔心忠福,一石決定給安女士打電話,但結果令家人失望。面對和以前判若兩人的振奎,恩雅不知如何是好,但仍試圖努力在孩子們面前保持風度。振奎和恩雅受韓子家的邀請,出門前振奎要求恩雅從項鏈和耳環中選擇戴一件飾品。

第54集
振奎告訴恩雅如果不改變對英美的看法,自己就讓孩子們分家。英秀和英美一起來到韓子住的房子,英秀對之前沒有理解媽媽而正式向韓子道歉。韓子的哥哥突然來到家裏,韓子慌忙回去。振奎的朋友炳奎來找振奎發火,讓振奎摸不著頭腦。
 

第55集
為了挽救要離婚的炳奎,振奎無奈決定自己背負全部的罪名。因韓子的離家出走整天無精打采的一石對韓子提議約會,但被韓子拒絕。淩晨,忠福在睡夢中接到了英淑的電話,讓他大吃一驚。終於振奎被叫出去進行三人對質,被炳奎的妻子數落。忠福埋怨一石給英淑打了電話,說著忠福突然笑了起來。

第56集

一石和二石來到韓子的租房,想好好商量忠福的事情,見韓子一針見血地指出他們沒有想到的問題,明白了現實並沒有他們想像得那麼簡單。二石去找英淑,婉轉地問起她的意見 。韓子的生日全家人聚在了一起,素拉把一本書作為生日禮物送給韓子,韓子大受感動。三石突然出現,讓所有的人大吃一驚。

第57集
素拉開始逐漸地向英秀敞開心扉,英秀見狀感到欣慰。恩雅突然問起有沒有孩子的消息,讓英美感到慌張,恩雅告訴她為了爸爸要一個孩子。恩雅讓振奎在樓下睡覺,但振奎一口拒絕。一石聽到韓子和二石要去看電影的話後,求兩個人帶著自己去,韓子表示太麻煩,拒絕了一石。

第58集
與安女士的見面禮上,正當大家愉快地交往的時候三石出現,不瞭解情況的三石的一番話讓氣氛變得尷尬起來。恩雅全家人去旅行,恩雅見振奎始終對自己的撒嬌不理不睬,越發變得積極。宗元和英秀接到素拉母再婚的消息,看著素拉一直在等著京花的消息,兩個人擔心起素拉。恩實喝醉後在大門口與金記者接吻,不料被二石發現。
 

第59集
金記者被二石抓住衣領拽進屋內,恩實在一旁看著不知所措。二石讓三石的妻子知娜把備用存摺還給三石,但知娜不聽。
英秀和宗元把京花再婚的事情告訴給素拉,感到被騙的素拉哭個不停。一石好不容易和韓子約會,但韓子卻來到了英秀的家。韓子撫摸著傷心的素拉,不知不覺地眼裏含著淚。

第60集
韓子幫患感冒的美妍回到家裏做家務,英一求韓子再來幫幾天忙,見韓子不聽,英一讓她趕快結束休假回家。因素拉失蹤而擔心的英秀和宗元聽到素拉去了姥姥家的話後沉默不語。振奎把摩托車放到院子裏,恩雅看到後要拿汽油燒摩托車。知娜來找三石,三石突然宣佈回國後要和父親一起生活,讓全家人大吃一驚。正與安女士度過幸福的時光的忠福小心翼翼地問她能不能親她。

第61集
二石再次讓知娜把存摺還給三石,但是知娜堅決表示寧肯離婚也不會把存摺還回去。宗元不願意把素拉送回京花那裏,但是又對英秀感到歉意,看著理解自己的英秀,宗元充滿感激地看著她。忠福穿著西裝出門,為英淑獻上特殊意義的禮物,英淑感動地流下眼淚。宗元心情複雜地見到了回國的京花。

第62集
宗元從京花那裏知道了她的婆家人不太願意接受素拉的事情,他勸京花把素拉留在自己身邊,但京花根本不聽。英秀和宗元為把素拉送走的事情心情複雜起來。
恩雅帶著英美來看嬰兒用品,讓英美心裏感到壓力。韓子的初戀情人迫切地想見她……
 

第63集
一直以為素拉會跟自己一起生活的京花聽到素拉要和爸爸在一起的話後忍不住呆住。忠福來到安女士的店鋪,看到安女士和一位老人擁抱的一幕,忍不住嫉妒起來…。振奎學摩托車的夢想破滅後,又開始學薩克斯風,恩雅看著拿著薩克斯風發出怪聲的振奎後氣得說不出話來。一石接到忠福的短信,告訴他晚上不要等自己。

第64集
一石為了隱藏忠福夜裏未歸的事情,把忠福的被褥鋪上,之後對兒媳婦美妍謊稱爺爺一早就出門。振奎因練薩克斯風嘴腫了起來,恩雅看著疼得說不出話來的振奎既可笑又生氣。恩雅讓英美一起去把脈,英美告訴她自己感到有壓力,但恩美根本不聽。京花出國前找到英秀,把素拉小時候的東西整理後給英秀,並把素拉拜託給她。韓子下定決心給初戀情人車池煥發信件,美妍接到媽媽已經在半年前去世的消息。


第65集
美妍聽到媽媽患的病是原本可以治好的事情後更加感到痛苦,但是全家人的安慰給了她很大的力量。英美見恩雅無法理解自己,終於忍不住在她的面前流下眼淚。二石在照相館的櫥窗裏看到忠福與安女士的合影後眼睛不禁睜大,正當全家人聚在一起吃烤肉的時候,喝多的二石表示在孩子們跪下來。韓子見英秀仍然把媽媽當成犧牲的代名詞,內心感到失望。

第66集(完結篇)
深夜,一石來找韓子,問她想不想回家。韓子聽到美妍有小產的跡象後立刻回到家。英一埋怨美妍的小產跡象是因為媽媽不在家,韓子一怒之下摑英一的耳光。雖然是因為美妍,但是全家人仍為韓子回到家而高興……

(ps:真的好好笑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侑小蓁 的頭像
侑小蓁

讓愛幸福的飛翔

侑小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